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逸仙居音画苑

本博内容集音画、音乐、素材、教程为主,文学、休闲为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社会纵横】台湾有没有城管  

2013-03-09 10:15:13|  分类: 社会纵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这是很多人问过我的问题,我稍微查了一下城管是什么:”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或者事业单位考试,同时通过执法资格考试的正规编制城管队员,正式名称是“行政执法队员”…..“但有个朋友跟我说,在中国,城管,只能意会,不能定义,因为他什么都管,但什么都不负责….

  城管为何有如此剽悍的名声,很大一部份归功于抓小贩的手段,常常我们会看到一些照片,城管打砸了小贩的摊子,这些照片最后一张通常是小贩的眼泪,人总是同情弱势一方的,一看到这些弱势群体老百姓被代表官方执法的城管打砸,城管好像是”爪牙”一样,对城管自然没好印象。

  而在我一个不明真相围观的台湾人眼里,城管也真的很好用,抓小贩用城管;驱逐乞丐用城管;扫荡非法工厂用城管;强拆行动也能用城管….在许多”不和谐”的场合,都有城管的身影,城管一出动,人人闻风丧胆,就像美国,看谁不爽,就打谁,挡我者杀,城管如此剽悍好用,怪不得有人豪气高喊:给我城管三千,必能收复台湾。

  台湾没有”城管”这个组织,但城管威名也传到台湾,在台湾的网络论坛上常常有人在问”城管是什么?”我记得有个大陆朋友回答”城管是能吓得你们台湾男人缩阳,女人月经失调的大陆特种部队”。当然这是玩笑啦!网上于讨论到最后,大家吓然发现,城管所负责的这些工作,在台湾几乎都是警察的工作。

  记得小时候,家楼下每到周末,就有摊贩成排的摆开,大多是卖衣服的年轻人,很多人说影响了通行,的确是影响到了,只是大家看都是些年轻人在摆摊,也就睁只眼闭只眼,反正也只有周末而已,其实晚上吃完饭,下去逛逛买点衣服也不错。

  人人都知道摊贩的克星是警察,每当警察一来,就是逛街民众看好戏的时候;你也不一定看到警察人在那里,但你一定知道大慨是在那个方向,每次一有风吹草动,有人看到警察远远得过来了,就听到有人大喊「警察来了!」接着,就是一阵骚动,那骚动如潮水般,从警察来的方向,很快得「轰轰轰」往这过来,摊贩们包三步内包起包袱,那个景况就像日本鬼子进村,跑啊!一阵排山倒海之势,你看一群人大包小包杀气得朝你跑过来,那迎面而来压迫感让你不知不觉得也跟在群众队伍中逃了起来。

  摊贩们的”预案”都做得不错,都有逃亡路线;警察常常也只是做做样子走一走,给你时间跑,但就算已经形式成这样,还是有倒霉的人被抓到,这可怪不了警察,只能怪自己不长眼,被抓到的也只好自认倒霉,罚钱了事。

  警察有业绩,也就不刁难了,待警察一走,众摊贩纷纷回到原位继续摆摊叫卖,就跟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,那是一种很有默契的互动,不时得要上演一次。

  台湾现在各县市都有有关摊贩的相关法令,但市政机关是行政单位,没有权去给流动摊贩开单处罚,只有警察才有这个权利,只是警察面对摊贩又常常睁只眼闭只眼,取缔起来不是那么的积极;有人可能会觉得奇怪,警察不是执法者吗?怎么可以这样不做为。但是你想想,要是真的严格执行,恐怕台湾有一半的夜市要消失了。

  会做流动摊贩,一般来说都是社会比较基层,生活有些困难的才会做,要是警察又强力取缔,这岂不是要断人家生路;可是站在警察的角度,上面有要求市容的压力,也不得不去做倒也不是说两者的关系一开始就那么和谐,这也是一种慢慢取得的平衡,换句话说,就是虽不满意,但大家都能接受的妥协。

  所以就有一些变通方法了,以前就常常听说,每次警察来了,摊贩就派出一个”代表”,是要接受表扬吗?当然不是,代表罚钱,罚了之后警察交差了事,而罚多少钱,附近摊贩就钱均摊凑一凑大家,算是交个规费。

  时间久了,摊贩可能与地方产生一些”共生”关系,比如说,学生早上上学,还来不及吃饭,就在路上的早餐车,对啦!就是《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里第一幕出现的那种早餐车买早餐;晚上肚子饿了,餐厅都关了,可能也只还剩下摊车点着灯光静静为你守候。很多人说台湾的生活机能方便,很大的原因要归功于这些流动摊贩,要是少了这些流动摊贩,恐怕很多人又要嫌不方便。

  “流动摊贩”这个族群在地方基层民意代表的眼中,可是票源之一,虽然警察有法令在手,但大家都知道这种法是参考用的;其实基层警察都知道,跟小区人士打好关系对自己的业务推行是绝对有好处的,所以也不会太刁难这些基层民众,就是口头上劝导开开单而已,只是偶尔会来次严格执行,如果执行过当,就会见摊贩就呜呜呜得跑去找选区议员要他帮忙说情施压。

  这时,就会见到议员跑去拍警察局长的桌子「你敢動我的選民我就刪你預算!」你说议员真的不知道执法的重要吗?他当然知道了,只是,他认为照顾他的选民,顾好他的票源可能更重要。

  摊贩自己也很清楚,自己算是”非法”摆摊,要是做得太过份太嚣张,制造太多脏乱,让附近民众不爽,就会引来警察的”严格执行”,所以流动摊贩大多挺低调,做好自己的生意,尽量不要留下太多垃圾,大家都方便。就在大家都做做样子中,摊贩、警察、民众取得了一种奇妙的平衡。

  其实我们常说"法律不外乎人情"就是这样,法条是冷冰冰的,人情暖忽忽,但这也不是说法治不重要,这"人情"可不是"心情",給你方便也不能當做隨便,"人情"应该是一种在法治之下的互相尊重,我感谢你为我开了一点方便之门,我也给你留一点情面,都没有超过各自应有的分寸。

  拿大陆观光客很喜欢去的高雄六合夜市来说吧!这夜市白天没有摊贩,是条大马路,到了下午4点开始,整条马路就封闭起来变成步行街,机动性超强的流动摊贩车就从四面八方窜了出来就定位,到了晚上灯火辉煌,一直营业到凌晨两点,收摊后,夜市自治会另外请了环卫工清扫马路,到了早上继续行车。

  对于摊贩,如果用强制的手段,恐怕只会引起更大的民怨,对政府的形象也有一定的负面影响,如果换个角度来思考,还不如通通把他们聚集起来,规划一个地方给他们摆摊,这有什么好处呢!一则方便统一管理,就算你不去管理摊贩间都会自治起来自我管理,二则让每个想要自力谋生的人都能有尊严得赚取生活所需,这也是一种社会积极向上的力量。

  一开头说到我家楼下的卖衣摊贩,现在通通规划到旁边十字路口的两块大空地,经过几年,现在已经演变擴大为全台北市最有名的创意市集,由社區自治會來主辦。每个周末下午开始,就有许多年轻人和独立品牌带着他们自己设计的东西来现场摆摊;另一边是跳蚤市场,总是能淘到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玩意。从摊贩到创意市集,一听就潮。

  前不久在超市门口的盗版碟摊买碟,一辆城管车在不远处停下,车上走下来一位帽子戴得不偏不倚,衣着整整齐齐的年轻城管。女碟贩子见城管来了推车就要跑,结果碟没扶稳,好几张哗啦啦得就掉下来,女贩子捡也不是不捡也不是,年轻城管要她别跑了,蹲下来帮她捡盘片,讲了几句话就要她到别处去卖;年轻城管态度还算有礼,但只见车上几个中年城管猥琐得笑着看这一幕,好像在看戏一样。

 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几年前在网上广为流传的段子:新警察小五的故事,我想,这大慨就是新城管吧!

 

文章来源:凤凰博报 作者廖信忠 台湾有没有城管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